六彩今晚特码资料
當前位置:首頁 > 聲音 >新聞正文

聲音

10月9日羅杰?費德勒賽前新聞發布會

記者:現在已經到了本賽季的最后階段,你的狀態如何?你的目標是什么?

羅杰?費德勒:我還挺喜歡每年賽季的這個時候,對我挺合適,也可能是狀態慢慢上來了或者是還有充足的能量。之后在巴塞爾還有比賽,年終總決賽也在歐洲,賽場的場地也是我習慣的,這些可能都有幫助。過去我取得了一些成績,所以很顯然,我希望今年能夠取得類似的成績。每次看抽簽表,就比如這次看上海勞力士大師賽的簽表,總覺得很有挑戰,不管哪一年來都是如此,總覺得不好打,所以我肯定不會低估我明天的對手,為什么要低估他呢。不過我會采取很簡單的戰略,關注打好每個球。不過好在我訓練時感覺狀態不錯,而且拉沃爾杯也打得很好,美網之后又休息了一段時間,覺得自己的狀態很好,應該還很能打,當然這也取決于我怎么打。所以,我對今年余下的賽事還是有一些目標的。

記者:粉絲們希望在和倫敦的合同到期之后,ATP年終總決賽能夠來到上海,你覺得這個想法如何?實行的可能性有多大?

羅杰?費德勒:我還沒聽說過這個消息,你是第一個告訴我的,我不知道具體的情況,也不清楚跟倫敦的合約還有幾年,更不清楚倫敦的合約到期之后是肯定需要換地方,還是仍有機會留在倫敦。但是展望未來未雨綢繆總是一件好事,而且越早規劃越好,我覺得這正是ATP目前在做的。這是一個令人振奮的過程,上海肯定是一個寶地。從上海大師杯到上海勞力士大師賽,上海勞力士大師賽作為1000級別大師賽舉辦得非常成功,是所有1000賽當中最棒的以及獎金數最多的之一。我不確定是否可以同時舉辦1000分大師賽和年終總決賽,這一點我真的不清楚,這個問題需要好好研究一下。不過,展望未來,為什么不能在中國再次舉辦年終總決賽呢?不過是不是能夠在三年的時間內實現這一點,我真的不知道。

記者: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費爾南多?沃達斯科和一個球童的視頻剪輯,你看過嗎?

羅杰?費德勒:你是說遞毛巾的那個?我聽說過,好像是沒有聲音的畫面對嗎?

記者:沒有。

羅杰?費德勒:OK。

記者:就是一個視頻剪輯,你怎么看這個問題?過去幾年,你是不是也在球場邊上使用掛鉤來掛毛巾或者球拍?你覺得這樣很麻煩,還是也挺好?

羅杰?費德勒:什么?

記者:就是不找球童給你遞毛巾,而是在球場邊上使用掛鉤自己掛毛巾或者球拍,現在正嘗試在ATP新生力量賽上試用。

羅杰?費德勒:我不了解這個情況。今天我還真是聽到了很多新消息,我覺得球童的作用就是加快比賽的速度。如果現在在球場邊上使用一個掛鉤是不是意味著每兩個球之間要多浪費3秒鐘,聽起來3秒鐘不是很多的時間,但是如果整場比賽已經5個小時呢,這同時也意味著觀眾能夠看到的網球比賽時間減少。另外,如果不是自己取毛巾,比賽可能4個半小時,甚至于3個半小時就結束了。當然,嘗試一下也未嘗不可,我們可以看看結果。不過現在的球員幾乎都需要使用毛巾,因為比賽越來越激烈了或者我們出汗越來越多了,我不清楚最后的安排會是如何。有時球童的存在也可以讓選手稍加放松,讓他們冷靜下來。不過,我覺得讓球童給你遞毛巾再把它拿走,最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節省時間,這樣你就不用來來回回的跑了,我覺得這是安排球童的初衷,至于新的規則試用讓我們拭目以待。

記者:能否回顧一下本賽季?并把今年和去年的這個時候作個對比。

羅杰?費德勒:去年整個一年簡直就像是童話,只有在年終總決賽的時候讓我稍感沮喪,因為當時我輸給了戈芬,沒有機會進入決賽。我對那場比賽是有些失望的,這可能是我整個賽季第一次有那樣的感覺,不過他那場的確打得非常棒。今年對我而言也是很棒的一個賽季,我拿到了澳網冠軍,在鹿特丹重回排名第一。在印第安維爾斯的決賽表現也不錯,草地賽也打得很好。經歷過和凱文?安德森那樣的對決,這結果不算差。在辛辛那提我打得不好,不

過還是擠身決賽了,所以我總體對自己還是滿意的。可能有些人覺得跟去年相比,今年不算很好。不過我在霍普曼杯奪冠了,而且今年拉沃爾杯也贏了,我覺得還是取得了一些成績。坦率地來講,今年沒有幾場比賽是感覺很糟糕的,我能想到的大概只有幾場。而且在過去一年的時間,我幾乎沒有傷痛,上次出問題是去年在蒙特利爾我的背部受傷了,所以那一站之后的比賽對我并不容易。現在我很滿意,我也很健康,今年又拿了一個大滿貫。我總是說在一個賽季當中,如果能贏得一個大滿貫,這就算一個很成功的賽季了。所以我覺得自己還能打,所以對今年這個賽季我還是很滿意的。

記者:還是回到毛巾的問題,我想說兩點:首先,球童給你遞毛巾的時候你正在出汗,有時有些選手可能還會擤鼻子,這個看上去不是很衛生。第二,你覺得球員應該如何對待這些球童?因為我也見過有些球童歇斯底里地大哭,對這些孩子而言,選手就是他們的英雄和偶像,可是有些球員對孩子很不友善。從一個父親的角度,你怎么看這個問題?

羅杰?費德勒:也從一個前球童的角度。

記者:對。

羅杰?費德勒:我曾經當過兩年球童,在俱樂部的時候,我給帕蒂?施尼德和瑪蒂娜?辛吉斯等其他人做過球童,我明白你的意思。大部分的球童其實很清楚自己的責任以及可能有的壓力,不過如果球童的年紀比較輕,有時可能會有些麻煩,比如不到12歲的球童有時可能會情緒化,因為比賽的時間可能拖得很長,球童也可能不是很能理解選手正在經歷的一切。我們當然需要尊重球童,不管是作為一個普通人,還是對他們在做的這項重要的工作。不過,并不是每一個球員都能夠很容易的控制好自己的情緒。關于你說的流汗以及擤鼻子的問題,我還真不知道有什么更好的解決辦法,是不是只有自己才能觸碰自己的毛巾,我也不知道。

我記得幾年前,我們被告知不能用毛巾擤鼻子,我知道這聽上去很恐怖,但是在比賽的那個當口你還能做什么呢,難道說聲抱歉,先去擤鼻子,一分鐘之后再回來,這當然行不通,所以我是不用自己的毛巾擤鼻子的。當然,在這個規則出來之前我也并不這么做,所以這些細

節有時還是挺頭疼的。盡管看上去似乎我們總是有很多的時間,我知道我們可以掌握自己的時間,但有人會認為這是一種戰術,會想這個球員想干嘛,他怎么可以這么做。所以坦率地來講,解決這個問題并不容易。我覺得所有的人都應該受到尊重,不管是裁判、工作人員、官員、球童,包括我們以及球迷。所以我們在談的是一些小問題,但同時也是一個大問題,特別是如果拿網球和其他運動比較一下的話,有些體育賽事的做法和表現完全不同。我依然

覺得網球運動總體還是非常不錯的,我們要繼續保持、繼續互相尊重,因為這是一項優雅的運動。當然,有的時候選手會情緒失控,但是我們不要忘記自己曾經表現好的那些時刻。當然在比賽焦灼的狀態之下有時會出現例外,但大部分的情況之下,網球運動員的表現還是相當不錯的。所以我覺得球童對我們來講非常的重要,因為他們也有可能就是未來的球星,像我一樣。我當球童那會兒,每次離開網球場的時候都感覺非常好,我覺得什么都好,沒有什么負能量。我們不能讓球童在離開賽場的時候感覺自己不被重視,受人唾棄,這太恐怖了,這些問題都需要我們好好地去思考。

記者:今年的拉沃爾杯再次取得巨大成功,當然這是一個很棒的賽事。但與此同時,我們也看到凱文?安德森、弗蘭西斯?蒂亞菲等球員因此而退出了成都公開賽。德約科維奇也說,他在芝加哥度過了愉快的時光,但也很疲憊,因此他決定不參加北京的中網。你覺得拉沃爾杯對亞洲巡回賽賽事會有什么影響?

羅杰?費德勒:諾瓦克報名參加中網了嗎,我不是很確定,他不是退出?好的。至于其他的球員,他們自己最清楚自己想做什么。戈芬好像是去了深圳還是成都,我不是很清楚,深圳?我不是很喜歡看到球員報名之后再次退出或者參加比賽了但其實表現不好。其實在整個賽季當中,球員都需要能夠安排好自己的日程表,你要知道自己能夠承受多少以及怎么來安排優先順序。至于拉沃爾杯,我自己也度過了非常棒的一段時光,我可能是所有人當中打的最多的一個,打完之后感覺也很好。當然,拉沃爾杯的比賽有所不同,因為它是團體賽性質,而且到第二天和第三天賽程很緊張,所以對這些事先都要做好準備。就算是坐在場邊支持隊友這樣的事情也可能讓你很疲勞,而且觀眾人數很多,所以還是有很多需要應對的事情。所以面對諸如這樣的問題,對很多選手來講也是一種挑戰,但是選手們需要能夠安排好自己的日程表。

每年到賽季的這個時候感覺有些疲勞也是正常的,可能我的感覺不同,因為今年賽季中間我休息了三個月。但是如果你在美網消耗太多或者在美網之前已經連續打了三四個巡回賽,或者在溫網打得太累,那么你是有可能會感覺精疲力竭的,所以有些時候休息一下也是很正常的。另外,參加巡回賽250賽可能會付出更多,因為這是巡回賽當中積分最少的。不過我本人不喜歡退出比賽,所以我一直努力希望能夠做好一個榜樣,只報名那些我肯定會參加的巡回賽。當然我知道我總是能夠拿到外卡,我也知道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這個優待,不過我真的不太喜歡退賽,因為這對賽事主辦方和球迷不公平。

記者:昨天尼克?克耶高斯輸了他的第一輪比賽,有人說他沒有盡全力,似乎對裁判也有點不滿,他是一個很有天賦的球員,那你覺得他會不會永遠都發揮不出自己的天賦?

羅杰?費德勒:我沒看那場比賽,甚至都沒有聽說過相關的消息,我就是昨晚聽說他輸了,也不跟斯坦打了,因為我之前關注的是斯坦是不是會贏以及是不是會跟尼克打,我覺得他想怎么做是他自己的決定,他是不是有天賦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在這里,我也想拿我自己跟休伊特做一下比較,我不想說我倆誰更勤奮,可能我在網球方面有一些天賦,但有天賦并不等于努力。所以我覺得尼克可能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潛力到底有多大,要真正釋放自己的天賦可能還需要有好的工作態度、合適的日程安排以及出色的工作團隊,可能到那個時候才能看得更清楚。

我覺得在目前談某一個球員是否有天賦是不合適的,因為說說容易。我在十六七歲的時候就有人說我會成為世界排名第一的選手,我會跟皮特?桑普拉斯一樣,可是當時我還沒有拿過任何的冠軍,而桑普拉斯當時拿了大概70個,我倆怎么能比較呢。旁人并不知道我的情況,不知道我怎么安排我的日程表,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以后會結婚生子,也不知道我是不是會在22歲的時候經歷一次手術,這些事情旁人都不可能知道,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講,我覺得時間會證明一切。我覺得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球員,我感覺他是能夠贏得一些重大賽事的冠軍的。不過,正如其他的球員一樣,他還需要做得更多才能獲得成功,這是我的感覺。

六彩今晚特码资料 谁知道浩博的网站 大赢家90足球即时比分 北京赛车6码倍投方案 捕鱼世界游戏 北京pk10官网视频直播 怎么玩赛车才不会输 泸州老窖股票 竞彩怎样双选最稳 色球复式价格表 麻将二八杠游戏下载